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部落格 SheAspire專欄好文生活
Margaret 專欄|不打減痛分娩的自然產紀實—4個頭過身過的小技巧 / Margaret Tu
2017/08/11 / 瀏覽次數 (3061)

       「生產到底有多痛呢? 有研究據稱是雙手被炸斷的2倍!」一場產前教育的醫師,在台前如是說,讓聆聽的準爸媽們一片唏噓,我則轉向身旁的老公,他給我一個微妙表情。下定決心不打減痛分娩—這決定,讓他匪夷所思—究竟為何在醫療如此進步的今天,分明可減少痛苦,應是一個理性人的選擇,我卻背道而馳?

       本篇將詳實地記錄/分享「我的順產過程」包含那些我覺得是tips,對於要生產的人可能有些許參考價值!
 
      「減痛分娩」即是指在生產時用一些止痛或麻醉藥品,在不影響母親和胎兒健康安全的前提下,減少或消除生產過程的疼痛。(出處及詳細內容,可參考馬偕紀念醫院麻醉科網站:http://anes.mmh.tw/services/labor/)目前最常使用的方式為「脊硬膜外減痛分娩」其將麻醉藥劑注射在脊髓液,使感覺神經麻醉。

        那麼,如果沒打減痛「是能痛到怎樣的境界呢?」我試圖寫下我的「痛覺經歷」,以及,其後我學會克服生產過程疼痛的方法。

       入院後,我隆起的肚皮上綁著監聽胎兒心跳的儀器,一開始我是以躺姿在床上,但後來發覺—將床搖起一點,稍微以坐姿待產,在宮縮時我較能控制自己的身體狀態。只是,坐姿讓胎兒的心跳監測儀器容易跑掉,時不時會以為心跳落在不正常範圍。

       破水之後,每當強烈地宮縮來襲,羊水混著血順勢流出,我最擔心是會影響胎兒;當時痛得無法睜開雙眼,也硬擠出幾個字、問前來內診的醫護人員,我問她:「羊水會不會流出來太多了? 對寶寶不好?」醫護人員口吻堅定地告訴我:「媽媽,我跟妳說,現在就是要把孩子生出來,妳不要擔心,我們今天就是把羊水流光。」

       宮縮到一個境界的時候,真的,非常非常痛,在還沒領略怎麼面對—如海水漲潮般來襲—越來越強烈的陣痛前,我痛得昏天暗地,整個人都猙獰成一團,而雙手緊抓著病床的扶手攔,無法控制地大叫、大叫、大叫和施力,會有「啊,我真的撐得過嗎?」這樣念頭與自我懷疑。

       在生產前,我可說是做足了功課,既是參與許多產前教育課程,又認真閱覽很多前輩的生產經驗文章,但,我也還是經歷了這樣一段黑暗的時期。彷彿在疼痛之中無法涅槃。那是一段真的很像是踏入地獄的感覺,我不知到自己為什麼可以落入這般田地。

       那時,我只是一直告訴自己、也同時祈禱著:「可以的,媽媽會努力把妳生出來。」痛苦,但想到是「為了一個生命的到來負責」那就要負責到底。咬牙,也可以撐過去,就希望她能平安地離開我的身體,來到這個世界上,靠自己的能力呼吸、生存下去。不知道這算不是母愛,還是單純責任感?



       極度疼痛的時候,會失去時間感,彷彿掉入一個漩渦。在某個時間點裡,產科醫生來現場,她判斷我的狀況,說我沒打減痛比較快生,大約晚間 11 點就可以生出來。我是從當天清晨 4 點落紅後、開始宮縮,因此,到傍晚 5 點正式入院躺在床上、進入非常痛的階段,已超越 12 小時,要繼續撐最後的幾小時。

       大約也是在失去時間感之後,產道就越開越快速;我一直嘗試讓自己在疼痛與疼痛之間,保持冷靜和理性,且更重要的是,我需要知道「目標是什麼?」—這個問題,在整個產程,我總共問了兩次:

       第一次,是在產道約開 3 指,我痛得無可奈何、失去準頭,主動詢問前來內診的醫護人員「我現在的目標是什麼?」對方告訴我「現在就是胎兒的頭,會隨著每次開指,更向下擠壓一點,直到抵達產道口。」

        有了這樣的認知,我開始可以在每階段(就是開更多指),有意識地在腦海裡形成「胎頭節節下降」的畫面,這對我而言很有幫助—產生「畫面」彷彿掌握藍圖在手,清楚努力的方向,對自己的身體也有更深一層的感受。

      第二次,是我已 5 指全開,被推入產房、等待我的產科醫生進來時,又是一段很煎熬地時期;所以我又問:「現在的目標是什麼?」對方告訴我「現在就是等醫生來,盡量不要用力,而且不要夾到她。」

       聽起來好像很容易,但實際上胎頭已在產道口,被指示不能用力,但就會不自主想要用力,必須努力控制自己 hold 住胎頭,然後又不能過於夾到她,這樣她會缺氧。

       我覺得知道現階段的目標真的好重要。有清楚的目標,才會「痛得有方向性」不會茫然亂痛一把,而是「朝著目標努力堅持」,也能敲醒自己是有任務在身,務必保持理性完成責任。



       宮縮,是有階段地,每次開更多指,就會更痛;經歷過上述痛得緊閉雙眼、手抓扶攔的黑暗時期,醫護人員進來內診時當頭棒喝地說告訴我:「媽媽,妳不要一痛就這樣一直用力,要學會控制自己,不然妳這樣到真的要生的時候會沒有力氣。這樣對妳和寶寶都很不好。」

       我覺得這間醫院的醫護人員,真的是我能順產的關鍵,他們以自信口吻,讓我了解現在需要自我控制和配合的事項,與其前因後果;我也很慶幸自己雖然在崩潰邊緣,卻最終能保持一部分的理性,去嘗試完成醫護人員給我的指示。

       3 指半到 5 指全開,那是爆炸性的宮縮期,痛得無法言語;能survive關鍵中的關鍵,我認為就是「呼吸法」了。醫護人員提醒在一旁陪產的老公,我們一起在產前教育時學過的呼吸法: 吸2.3.4 、吐2.3.4、吸2.3.、吐2.3.、吸、吐、吸、吐。沒被提醒,還真的就痛到忘光了;可一被提醒後,我即便睜不開眼,也可用耳朵聆聽並照做,果真見效。每當宮縮來襲,我就和先生喊一句「開始了!」然後他就念口號,我們如此work as a team。

       除了呼吸口號,他也要提醒我「不要用力」;因為我正站在理性的邊緣,我不自主地想要用力,但那是浪費珍貴力氣 (試想,已經痛了十幾個小時了,但絕對不能在最後關頭無力啊!) 聽著老公的提醒,我試圖讓自己放鬆。很難,但為了寶寶,嘗試之後,發覺其實是做得到的,而且也會讓這最後的幾個小時,變得沒那麼辛苦了。後來,更進步到,睜開雙眼,定睛盯著老公看,發覺更有幫助;看著他的眼睛,有一個注視點,更能集中意志力。

       於是,就在「呼吸口號、不要用力、盯著老公看」這樣的措施之下,我逐漸可以克服。我爬著離開了黑暗期,絕處逢生。之後的宮縮來襲,痛都不算什麼了,已然克服。



       克服了宮縮,行百里卻半九十,彷彿回到練田徑時期,比400公尺徑賽,最後的那100公尺,終點線是—把胎兒分娩出來!

       當我比大家預期的快了 2 小時,在晚間 9 點多就全開指,我聽見周遭忽然一片急促,各種聲響與交談,醫護人員請我先生來看胎頭已經出現在產道口,他說可以看到寶寶的頭髮了!我被整個連人帶床,飛快地推進產房裡,當時我罩著氧氣罩,也幾乎是再度痛到無法睜眼。我聽到他們請我先生去換衣服,因為他要跟我一起進產房。

       進入產房後,醫護人員在側協助但要靠自己的力量把身體移到產檯上;移上去之後,她請我左側躺,因為胎頭已經在產道,要盡量維持好的姿勢,讓她不會缺氧。等待醫生準備好,期間我繼續宮縮,而且非常強烈,但是要把持住,不浪費氣力。

       醫生來了,她一如往常地親切又專業地令我信服,聽從她的指示,我在宮縮再度來襲時,用力推擠。這宮縮是一次兩波,我在第一波用力一次,她告訴我這是正確的施力方式,請我第二波時堅持下去;第二波隨即前來,我用力、用力…

       啊!真的好痛啊,這個痛有別以往的宮縮痛,是我閉著眼、臉也應該都扭曲了,卻可以清楚地意識到那個撕裂的畫面,我感受到像是火山終於爆發了,最後那一次用力,真的是把自己「推到極限後,又再往後拖行一百公尺」!

       我看過自己的親姊姊在美國生產的全程,所以,知道最後「那一推」堅持下去有多麼重要,如果能伴隨著陣痛、將已經看到的胎頭,這一關跨過去,嬰兒就會順利地分娩而出。很痛,但要堅持持續用力,也為了莫讓胎頭在產道來來回回,那樣會提高胎兒缺氧的風險。所以,最後的那波宮縮,痛徹心扉地痛,我是徹地、豁出去地、狠狠用力,到極限了、也命令自己繼續推。

        說時遲、那時快,寶寶就被這一推,給順利地推出來了!

        她發出了她人生第一次被我們聽到的聲音,那是一個宣示,告訴我們「我們真的成為父母了。」她一開始沒有哭,而是發出很可愛的「該、該」聲。後來哭了,哭聲很萌。我的產科醫生說:「啊~有沒有很輕鬆的感覺?來現在生胎盤,但我們來幫妳就好。妳好棒,妳一直都保持著理性,都有聽我們的話。」

       沒打減痛麻醉的好處就是—整個過程,我都可以仔細地感受,於我而言,彌足珍貴的體驗。

       我就躺在那裡,感受到胎兒被推擠出來滑溜感,真的是 literally地「頭過身過」順勢是胎盤也隨著分娩而出,那是另一股滑溜。感受到醫生拿著紗布放進身體裡止血、再拿出來。醫生開始幫我縫傷口,她告訴我,傷口不大,但如果縫太緊、不舒服的時候要講;我再度感受到皮肉被線穿過、再拉緊的感覺,但那相對於剛剛經歷的,已經是小蛋糕一塊。

       邊縫傷口,醫生就邊跟我與我先生聊天,她問我們各自的工作,說他是軟體工程師,然後我答目前是兼職的學術工作還有在寫專欄,講到專欄的名字,醫生立刻連上線,因為她也有與我寫專欄的網站合作,我們就繼續聊,很有趣的過程!

        寶寶被醫護人員稍事整理過,抱了過來,給我們看她的 10 隻手指 & 10 隻腳趾—是個健康的孩子!我和老公都鬆了一口氣,我們完成了階段性任務,將一個健康的孩子、順利地分娩而出。

       後來,老公先和醫護人員抱著寶寶去產房外,給在外等候的我爸媽、我婆婆報喜。我就一個人繼續在產房,醫護人員做最後的清理,我的腿還是張開掛在產檯上,而且會一直不住地發抖,我問醫護人員這樣正常嗎? 她告訴我這是因為我剛才用了很多力氣,所以發抖是完全正常的,不用擔心。



       從被推進產房等待醫生和老公準備好進來,到生產,最後清理完畢,再被推出來;前前後後才15分鐘,以一個初產婦而言,順產! 我被推出來,先和家人們打招呼,然後老公開始依照指示幫我按摩子宮(用力按推,以促進收縮,避免大出血)我們就邊按邊聊天。在一旁的我爸媽和我婆婆,覺得也太不可思議,我生完整個一派輕鬆。真的充滿感謝—感謝醫護人員的專業、感謝家人們陪同與支持、感謝自己的身體,一起完成了這項頭過身過的分娩!

       以下,我也將上文中我覺得是「不打減痛分娩的自然產」小眉角臚列(同如列):

       1.在產房病床上,可試試將病床稍微搖起,不要全躺姿,以稍微的坐姿應對,搭配呼吸口號「吸2.3.4 、吐2.3.4、吸2.3.、吐2.3.、吸、吐、吸、吐」並且找一個「視覺的定睛點」較能集中意志力。

       2.不要用力!陣痛過程中都不要因為疼痛就亂使力,雖然很難,但是要相信自己有可以克服的可能,把力氣省下來,到最後進入最終產程分娩推出嬰兒的時候再一次好好用力。

       3.承上,在最後要分娩出嬰兒的時刻,好好善用陣痛來襲(即子宮收縮)的timing,聽從醫生的指示,用力!並且不要放棄! 朝著醫生指示的方式用力,很痛,但是要堅持下去,胎兒就會被推出來的。

       4.當因為疼痛而不知所措的時候,請保持理性,提醒自己,可以尋求協助,尤其是可以詢問醫護人員「目前的狀態」以及「可以努力的目標」;擁有清楚的了解,也會較能克服疼痛唷!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