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美麗話題 SheAspire人物週刊美麗話題
李念慈 華人第一個自創的噴槍彩妝品牌 / SheAspire編輯部
2013/07/03 / 瀏覽次數 (19253)

深藏在爽朗笑聲的背後,是一段又一段堅持的日子。
包裹在純淨素黑的服裝裡面,是一顆不斷追尋與色彩撞擊的心。
在繽紛色彩的層疊中,創造出一次又一次令人驚艷的作品。
在充滿苦與淚的世界裡,成就獨一無二的噴槍彩妝品牌。
緊握在手裡的不只是噴槍,更是夢想。

        李念慈的故事,要從一個對未來迷惘的普通的平面設計助理說起,就像綠野仙蹤童話裡失去心的機器人,直到李念慈走入彩妝世界,變身成為解放色彩的彩妝師、揮灑創意的創作家,才燃起心中的熱情,然而這卻也是李念慈不斷在谷底徘徊,不斷咬緊牙關使勁往上爬追尋品牌夢想的開始,李念慈曾一度必須挖空孩子的撲滿過日子,也曾長達一年半沒有工廠能為她生產彩妝品,更曾不得不放棄好不容易打出成績的品牌形象重新開始。如今李念慈不但是國內外知名的彩妝師,作品散見於各大時尚雜誌,品牌觸角延伸中國、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澳洲、美國、英國等多個國家,李念慈的噴槍彩妝,更讓王菲、鄭秀文、劉嘉玲、舒淇等天后級的御用彩妝師Zing,特地飛來台灣取經,甚至將李念慈的產品運用在這些天后身上。李念慈面對重重難關所展現的超強適應力與戰鬥力,實現了她塑立了華人第一個自創的噴槍彩妝品牌「 Nien Tsz Lee 念慈李」的夢想。

是不是可以成為我的未來?
        復興美工美工科畢業的她,考量以繪畫為生並不容易,便轉作設計,人生第一份工作是到小型廣告公司做平面設計助理,夢想著有一天進大廣告公司,當上CD(creative director 創意總監)。」有天她走在路上,接觸到玫琳凱(MaryKay)的直銷商,讓她與彩妝締下不解的緣分,「我在玫琳凱做不到一年,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就會去玫琳凱,那時候我是外行人,起初覺得眼影有好多顏色,可是後來總覺得顏色還少了什麼,怎麼畫都覺得少了什麼,壓根都沒想到,繪畫跟彩妝是一樣的,只是妳畫的地方不同,我就想再去學習其他專業的彩妝。」

        後來她如願進入本土最大廣告公司上班,同時一邊上專業彩妝老師的課程,然而「進大廣告公司,第一個反應是覺得這生活好像不是我想要的」,每天上班、加班、下班,漫長而乏味的生活,讓她不禁思考:「在廣告公司我最大的夢想能當什麼?CD吧!我畢業就開始工作,最快讓我二十八歲當上,慢一點三十五歲好了,然後呢?我就沒有答案了,一個大問號立在我腦海中,之後可能這一家創意總監換另外一家創意總監吧,突然覺得有點鈍住了;相對來講,彩妝師好像比較有趣,是不是可以成為我的未來?」於是二十二歲的她辭去廣告公司的工作,成為自由接案的彩妝師。


                                                               (專注工作的李念慈與她一手創立的噴槍彩妝品牌)

初出茅廬
       「我記得剛轉做彩妝師時,我姐問我:『為什麼要做這個?有一餐沒一餐的,原本廣告公司最起碼有二萬五、三萬啊,為什麼要做一個不穩定的工作?』說實話,我也真沒去想未來在哪裡。」最早的案源是來自於她的彩妝老師黃瑜,「老師一定有案子可以丟給下面的人去執行,因為老師沒有那麼多分身」,而由於老師經常服務藝人,她一開始接觸的案子多半亦來自於演藝圈,「我記得我第一次接案子的時候,是在中廣的棚裡畫司馬中原」,之後擔任過聶雲的西洋樂勢力、高怡平的娛樂新聞、葉全真主演的情深到來生等節目或連續劇的彩妝師。

        雖然她起步是從演藝圈開始,尚未有名氣的她接案是「有一搭沒一搭」,也免不了會受到一些藝人的挑戰,「剛開始她們會覺得妳是助理而已,一打開化妝箱,她們會看妳用什麼牌子,有時畫的妝藝人不滿意,會不斷跟我講說這個要怎麼畫,講到心裡都覺得很難過,到底哪裡不對了?對當時的我是很大的撞擊,就像隕石撞到地面」,隨著經驗的累積,她瞭解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例如對電視生態的不了解,「藝人自己最瞭解電視生態了,從哪個角度看最漂亮,沒有人比她們還懂自己的臉。」 不過也因為這些挫折,更激起她的鬥志,「在內心開條件給自己,有一天我不僅可以畫出她們滿意、無法挑剔的妝,也可以決定自己要畫什麼妝!夢想畫很大,走到那一天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但要一直畫下去!」

彩妝師的夢想
        自行接案的案源始終不穩定,「陸陸續續打游擊戰,有時候義務幫朋友忙,有機會提化妝箱就提,一個禮拜提不到一次化妝箱也常發生,眾多彩妝師學完丙級就死掉了,頂多再考個乙級,然後做一陣子新娘秘書,結婚就不做了,我也覺得自己可能會這樣,可是心裡總是不認份,我就在想做彩妝師最大的目標是什麼?我就寫下來,第一個代理或自創品牌,再來是跟集團合作,做代言人。」

        首先,她和多數人一樣,決定從代理品牌著手,幾次飛到不同國家參觀美容妝品展,希望能找到合作廠商,可是「光一個粉撲,廠商就要求買十萬件」,沒有資金來源與銷售通路情況下,對她簡直是緣木求魚。「那就先追第二個夢想吧,當時因為李詠嫻的關係,有機會和媚比琳MAYBELLINE談代言彩妝師,很意外的我成了萊雅集團第一個簽約的台灣彩妝師,一連簽了三年,這是我第一次跟品牌合作,也完成了我一個夢想。」


                                                                       (作品經常刊載於各大流行時尚雜誌的李念慈)

燃起希望
        擁有品牌的念頭,始終在她內心縈繞著。之前幾次出國,讓她接觸並開始使用歐美早已流行的噴槍彩妝,「在國外噴槍被講說是不動刀的整形手術化妝法,我聽到的時候,覺得蠻特別的,噴槍彩妝有幾個好處,第一個是乾淨快速,噴槍是進階的筆刷,它可以一筆做到傳統筆刷的三、四筆,所以能快速修容,且不用手一直推,不會拉扯皮膚,只要噴槍沒有壞掉,畫一百個人都沒問題,對傳統使用海綿方式來說是不可能的,畫十個人就很髒;第二個是噴槍在彩妝的變化是比較多的,甚至可以做頭髮染色,在國內我們是第一個;第三個是省錢,一般擠到海綿上的彩妝保養品,大概一半都被海綿吸收,噴槍則是用滴來算的;第四個,我常說裸妝不是大師的專利,透過噴槍可以輕易畫出薄透的陶瓷妝。」

        愛上噴槍彩妝的她,再次嘗試與美國噴槍彩妝品牌洽談代理,但始終未獲得回應,「我姊姊在我做彩妝幾年後,就結婚了,當時我姐夫家族是做保養品的,無意間跟姊姊和姐夫聊起來,覺得台灣為什麼沒有自己的彩妝品牌?姐夫他們說不會很難,重點是在哪裡賣?我突然燃起了像鐳射光一般的希望,直射天頂。後來我拿了一瓶去問姊姊這個可不可以做,她摸了摸,說『沒什麼難的吧!』沒想到這句話,用了快兩年才完成。」「我們從從保養品的概念去做彩妝品,所以我們用的成分都是保養品的成分,要細、要好,剛開始做出來像鹹豆漿,擺一段時間就不行了,沒辦法懸浮的很好,要不就是不顯色、不服貼、不吸附,沒辦法層疊,一擦就掉,都不滿意,很少有廠商可以研發到這麼多瓶,一般OEM廠,出三次樣品,就打樣了,不可能為了妳一直研發,這都要感謝姊姊她們大力幫忙研發,當然該付的錢還是要付。」

突破困境
        十一個粉底顏色、三個珠光、一支噴槍、一間工作室,2006年6月23號,她的品牌就這樣開始了,「不知道後面有什麼豺狼虎豹等著我,結果第一年很慘,賣不到幾套,每天都在燒錢,難得有人知道,還會被質疑怎麼不是外國品牌而是台灣的。為了生存,我想盡辦法把這個東西推出去,開始打電話給各大專院校,四處演講、示範,可是幾乎沒有訂單,難得有大學訂了幾台,光出差教學,完全不敷成本。」

        國內市場一無所獲,她決定轉向國外,「沒辦法挖深,就往水平推。每一個國家我們都找一個大的彩妝學校,第一站是新加坡, 我去那邊兩所學校示範,其中一個就產生訂單了」,接下來她將目光投向知名彩妝師Zing在香港的學校,意外獲得示範的機會,「我超級緊張的,我沒有名、沒有代表性作品,我知道Zing有使用噴槍,他在我心中有一定的地位,像綠巨人浩克一樣,在他面前示範噴槍,簡直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但硬著頭皮也得耍,做完之後,他摸了那個質地,沒說什麼,只說要用一用,結果一用七、八個月過去了,突然有一天下了訂單」,這對她而言是莫大的鼓勵,後來Zing還飛過來台灣進一步向她學習,「我很佩服Zing的學習精神,他已經那麼忙了,依舊堅持要不斷進步。」一直到來自不同國家的訂單逐漸增加後,儘管赤字、負債依舊,但也終於逐漸趨向穩定,只是好景不長,事業再度面臨崩盤危機。



                                                                                                                      (李念慈的作品)

比歸零還困難事
        2010年,一直在協助她的姊姊,「有一次因為我的某些因素,在電話吵起來了,合作的歷程,難免牙齒跟舌頭會咬到,結果她竟然說不幫我做產品了,我第一個反應是『什麼!』接著我整個人呆坐好久,我所有的產品都在她那邊生產的,從來沒有想過家人會變這樣」,後來她才知道因為經濟問題,姊姊工廠結束營運了。僅剩不多的庫存,「能賣到什麼時候?接下來的產品怎麼辦?」可是打擊不僅於此,原本剛續租的工作室,房東突然要收回去,所有的一切要再重新來過,「我第一個反應是膽怯,我沒有辦法再做下去了,即便今天吸一口氣我要做,明天又沒有力了,看著訂單在面前跑掉,看到市場沒辦法開發?歸零還是其次,重點是歸零還要從零開始走的時候,才是最難的。」

       「每天早上身體還沒有醒,腦筋就在想,錢在哪裡?我本來幫孩子存的撲滿,我就通通挖出來看能付多少錢出去,我們欠錢到這種程度,可是廠商、薪水沒有欠過,不然信用就沒了,挖的時候很難過,小朋友在旁邊睡覺,心想該怎麼辦?剩下的產品還是要銷出去,不變現就是零,我告訴自己要更認真地教,妳不幫忙別人,怎麼幫到自己?明天交房租,教課的時候心都飛掉了,還是要抓回來,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把自己拉回來,讓自己再面對一次,申請新的商標 Nien Tsz Lee 念慈李」,同時她不斷累積作品,經常在海內外雜誌發表,精進技術與累積能量,「我一直都在想噴槍要怎麼用」,歷經一年半的時間,終於恢復量產後,現在的她每天精神奕奕不斷衝刺,在海內外彩妝界活躍著。

        李念慈說:「以前不知道做一個彩妝師跟成立品牌是天差地遠的事,但我是那種夢想已經設定,一旦啓動就會一直做,不認輸、不認份,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直到猛然回頭一看,才發現終於走了一段路了」,回想這些年來,李念慈並沒有埋怨,只有感謝和更多的自我期許,「我不斷檢視這一切,原來我是需要這樣不斷考驗,才夠角力的人,就是因為我不夠,所以我要一直磨一直磨。下一刻當然會更加豐富精彩,因為我們還會不斷努力幫自己加分!」李念慈從一個平凡的起點,開始追尋她的夢想,儘管沿途跌跌撞撞,但也因為這些沿途的磨痕與苦痛,讓她的人生與事業更顯得美麗,妳說是不是呢?


【李念慈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ienTszLeeAirbrushMakeup

【One For One-打造善的向上循環】
❤最新活動http://www.sheaspire.com.tw/p12-teacher.php

(影片:李念慈 - 噴槍彩妝與一般彩妝的不同) 

 

彩妝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印度創業家閔幼林 勇敢探索未知的自己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第一位國中女校長王秀雲 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終止現代奴役 捍衛外籍漁工女英雄 李麗華
製片媽媽莊丹琪 從多重身份重新體認自己
林藝 天生的名人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