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美麗話題 SheAspire人物週刊美麗話題
陳蔚爾 導演路上 / SheAspire編輯部
2015/06/17 / 瀏覽次數 (51932)

photo by:Shengyuan Hsu

        陳蔚爾,大學就讀世新廣電系電影組。本名陳曉玲,大三開始創作拍片,充分展現出影像工作的潛力,2003年畢業作品入選柏林影展電影新秀單元,及南方影展劇情片首獎、第26屆金穗獎優等錄影帶等多項殊榮。一路走來,作品類型涵括紀錄片、劇情片、廣告、MV等多種創作,屢獲肯定。


啟蒙之路


       蔚爾就讀復興高中時加入了非常文學社,藉此大幅打開了藝術脈絡的涉獵。從閱讀文學作品開始,在校舉辦影展、參與小劇場演出......與其說是充滿熱情,她更像是飢渴地藉由社團活動投入於藝術文化相關的一切,是個標準文青。

      「我很喜歡看影集,小時候因為沒有錢,所以要嘛中午不吃飯,偷偷把錢存下來去借錄影帶,或是半夜偷偷爬起來看台視影集,後來高中的時候,因為社團的關係,比較有機會可以看錄影帶,那時候還有春暉電影台,放映許多歐洲片子,春暉電影台幫助了我很多。」



photo by:Jozy Chen

       高中時期蔚爾給人的印象,是個很難追的文學社社長、文藝美少女;於是被告白時,永遠收不到巧克力與鮮花。取而代之的,是卡片、信件、小紙條,與承載其上的情詩。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冷冷的,於是也帶給某些人自命清高的印象......。然而實際上的蔚爾,卻是個常做詭異糗事、邏輯奇妙的女生。真正跟她認識的同學,大多會說她是個怪人。更要好的朋友,則多看她是個大食怪、有聰明沒智慧的傻大妞。

      「本來一直以為自己會成為作家或小說家。選填志願時,擔心光靠文字好像不能吃飯,所以除了文學系以外,大部份選填大傳或是電影,最終上了世新廣電系電影組。」


成為導演



                                            photo by:Tsunami Lin

      「對我來說,成為一個創作者,是不得不然。為什麼說『創作者』這個詞?因為導演很容易讓人誤解,聽起來像是一個掌握很多權力、呼風喚雨、賺很多錢又很帥氣的職業。事實上我只是因為渴望創作、喜歡說故事、並選擇了用影像作為形式來說故事,所以我成為了導演。並不是因為當導演是完成"夢想”的途徑,而是因為使用影像說故事的職業是導演,所以不得不然。」

      「我常比喻導演就像交響樂團的指揮家,樂章都一樣,可是為什麼有一些指揮家特別受到推崇喜愛?因為他詮釋樂章的方式不同。今天把相同的劇本交給不同的導演拍攝,片子都會長得不一樣,這就是藝術作品最奇妙的地方。」


創作者的自白



photo by:Tsunami Lin

       作為一個創作者,最需要克服的又是怎樣的障礙呢?

       蔚爾認為,對於自我的挖掘、理解、認同、超越,一直是最困難的部分。不單因為身為一個導演,對於任何人來說,認真且清醒地活著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品要能打動人心,身為創作者必須有足夠的誠實、自覺、與敏感度,而那往往不見得是件舒服的事情,有時甚至對自己是相當殘酷的。」

       蔚爾認為,經歷過那些過程,才能夠在作品當中,更好的映照個人之於他人、理解生命之於世界。


性別刻板印象


        然而,在工作中,因為女性的身份,蔚爾也有著不同的遭遇。

       「我跟所有年輕人一樣,原以為設立了目標,努力、按部就班走,只要不要運氣太差,就有可能會成功。但是這幾年回想,有時候發生的事件,跟我努力與否,或倒不倒楣沒有關係,只是因為我是女生,所以遇到了奇怪的事。」

      「在工作的場合,人家問妳名字,妳回答陳曉玲;導演叫陳曉玲好像就沒有氣勢。取陳蔚爾這一個中性名字,一方面是當時遇到一些挫折;發現人家先知道我是女生這件事情,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情,對我沒有幫助。曾遇到過對方因為我是女生,就直接回絕,指定要35歲以上的男導演。於是,不想因為名字讓別人有先入為主的想法。」



photo by:Tsunami Lin

       「陳蔚爾看不出來男的還是女的,接洽人沒有特別提的話,對方見到我的時候,常常會很驚訝。假設有一位男性夥伴跟我一同前去,他們通常對他會特別有禮,以為他才是導演。這不是對錯問題,而是刻板印象,就像如果你在醫院被告知說等一下護士會來,一般都覺得會是個女護士過來。」

        蔚爾認為,導演這個職位實際上非常適合女性。因為女性天生擅於溝通、協調、平衡。這樣的潛能從小被種在基因裡,被教育的傾向就是如此。

        她說:「我們是可以一邊哭,一邊做事情的人,我們的韌性很強。」


一瞬之光



photo by:ShengYang Lai

       導演在現場會是一個鮮明的角色,隨時面對著上百、上千個選擇。每分每秒的問題多如牛毛。光是鏡頭要不要再來一次?每一個鏡頭要做哪些調整?頭髮翹起來了,但是這個表演非常好,要不要重拍?剪輯的時候,也可能會感到後悔,覺得如果再多一個什麼樣的鏡頭該有多好。但這都只是說說罷了,若掉在那兒後悔無法自拔,根本無法繼續下去。

       「每個決定都會影響到接續的種種,其實人生就是這樣。學到的就是經驗跟智慧,以後遇到類似狀況時,可以怎麼做,而絕對不是重新再來一次。事實上,能夠不重拍都不會想要重拍,每一個片刻,跟人生一樣,都是當下所有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晶,過去就是過去了,我們常會發現,拍了幾十個鏡頭,到頭來發現還是第一個最好。沒有任何一個片刻是可以複製的。」

      「我們總是努力創作那個格子裡面的每一個瞬間,盡量讓它趨近腦子裡的想像,它永遠不可能百分之百地與想像相同。你的功夫越好、運氣越好,周邊的狀態運作越好,越有可能創造獨一無二最棒的瞬間,但那經常是可遇而不可求。」

        這一個個努力而成的格子瞬間,一一相連,才成就了一部完整的創作影片。



 photo by:ShengYang Lai

導演路上



                                      photo by:Fernando Perrone

      「真的比妳以為的還要辛苦,除了要有天份、要努力,還一定要有運氣,沒有運氣,很可能抑鬱而終,或者沒有機會繼續走這條路。家人頭幾年比較不贊成,他們覺得妳怎麼不好好去上個班領薪水。」

        這十幾年來的導演生涯,蔚爾經常會質疑自己,是否真的要繼續下去?

      「這個世界真的還需要這個創作者嗎?那種自我質疑從來沒有停過。但我後來發現幾乎只要是做創作的人,都會有這種自我詰問的時候。」

      「但只要還有片拍,還有人找我拍,我是不會放棄的。叫我做別的,好像也奇怪,我做最好的就是這件事情,就算再辛苦、再多挫折,我也要撐住,常常事後回想起來,就覺得並不那麼苦了。再者,還背負著一些人的期待,影評人或觀眾他們可能還記得妳,久久會問妳還有什麼作品。只要還有這樣的期待,就還不能放棄。」


 photo by:ShengYang Lai

       永遠有人會問蔚爾這個問題:哪一部作品是她最滿意的?

      「對於創作者來說,永遠會覺得下一部作品會是最好的。如果我現在覺得哪部作品很滿意了,也就沒有再走創作這條路的理由了。我希望能拍到死為止,我過的日子就是電影的日子,沒有一天離開過它。」


Her Way



photo by:Tsunami Lin

        蔚爾目前的創作計劃,希望在今年完成一部長片劇本,以及期待順利籌到短片《四時過境》的拍攝資金,將它完成。同時,她也思考著不同的創作、合作形式與可能,比如攝影、文字、劇場、裝置藝術、時尚微電影.....。

        談及未來創作想法,蔚爾微微笑道:「說理念太沈重,總之希望是觀眾看了喜歡,用作品陪伴大家一段時間,如果進而可以喚起大家的一些思考想法、映照回憶、抒發感受情緒,我就覺得花畢生時光學習,努力用影像說故事給大家看沒有白費了。」

      「創作,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請問陳蔚爾導演】
請點選此連結前往提問,蔚爾導演將回覆頭5位留言發問讀者喔!(2015.07.01截止)

【陳蔚爾 Lynn Chen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ynnchen11

【One For One-打造善的向上循環】
❤最新活動http://www.sheaspire.com.tw/p12-teacher.php

影片:女孩,做自己吧!

 

影像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印度創業家閔幼林 勇敢探索未知的自己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第一位國中女校長王秀雲 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終止現代奴役 捍衛外籍漁工女英雄 李麗華
製片媽媽莊丹琪 從多重身份重新體認自己
林藝 天生的名人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