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公益特輯 SheAspire人物週刊公益特輯
林雲敏 趕路的雁 / SheAspire編輯部
2013/09/18 / 瀏覽次數 (6712)

        妳是否聽過群雁的故事呢?「雁通常是不單飛的,牠們飛行的時候是成人字形群體飛的,領頭的雁會製造向上、向前的氣流,好讓後頭的每一隻雁可以飛的輕省,再弱的雁只要在這個氣流、群體裡面,就可以被帶上去,單飛的雁,假設可以飛一百公里,加入雁群就可以飛一百七十公里,增加百分之七十的效能;牠們飛行的時候還會發出叫聲,因為聽到叫聲,知道自己在團隊裡沒有落單,就會振奮起來,如果有雁受傷掉下來,牠不會孤單,馬上會有兩隻雁下來陪牠,一直陪到牠康復或死亡為止,如果好了就會歸隊,歸隊是趕路的心情,目標與方向明確,而且是興奮又期待。」
        位於淡水糞箕湖山上有一家以「趕路的雁」為名的庭園咖啡餐廳,它擁有恬靜的山林景色,還有俯瞰淡水河出海口的開闊視野,如此祥靜的時空底下,事實上有一群曾經遭受生命困境,甚至被社會鄙棄的朋友們,正懷抱著重返還社會或校園的渴望,在此蓄積重生的力量。而這與眾不同的庭園咖啡餐廳是一對背負龐大債務的破產夫婦-林雲敏與劉昊所共同創立的,而方才和我們述說群雁故事的便是創辦人之一,同時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林雲敏。
        二OO一年,林雲敏與先生劉昊遭遇破產,一家人正面臨著人生極大困境時,受到基督信仰的感召與支持,林雲敏與先生劉昊決定打開家的大門,二OO三年十一月決定開始接待生命同樣遭遇困境或甚至被社會鄙棄的另類家人,幫助他們戒毒、戒酒、戒憂鬱,協助他們重建生命並返還社會或校園。林雲敏說:「我們都曾經是落難的人,我們互相陪伴、互相安慰、互相鼓勵,彼此陪伴走一段路,『趕路的雁』是非常特別的共生家庭,而不是一個機構,我們是一個家,我們用家接待我們的弟兄,我們的弟兄之所以會重建起來,是因為他們感受到家的溫暖,『趕路的雁』預備一顆等待的心,好像上帝預備一個等待我們的心,為我們預備一個敞開的門,又為我們預備一條可以回家的路。」


                                                                                                               (林雲敏與先生劉昊)

瀕臨碎裂
        在花蓮長大的她,在直銷商聚會中認識了從職業軍人退伍不久的先生,「結婚以後我們就在想要做什麼事情」,她們決定到台北從事房仲業務,「當時的想法是做房地產可以接觸很多人,他負責接案子,我負責賣房子,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在將近兩百人的公司竄起,第二年我就成為全公司銷售戶數總冠軍」,「後來有同事提到法拍屋這個領域,我們還沒有涉獵,我們就決定往法拍屋試試看,創立了全國第一家正式代理標購法拍屋的正道房屋」,「因為很多房子都被黑道綁住」,經常必須與黑白兩道周旋、談判,「風險與複雜性就會增高,富貴必須險中求」,從此生活越來越複雜,改變了一個平凡家庭的世界。
       「我先生因為壓力太大,脾氣變得非常不好,整個人都變了,而且為了跟他們周璇,先生要跟他們應酬,一個禮拜有一半以上時間是不回來的」,這個生意讓她們夫妻間的關係、溝通與生活品質完全破裂,「變得根本不像一對夫妻,非常痛苦,結婚才六年多,我就在想說這樣的日子要過多久?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有時候我覺得還有生命危險,像有一次生下老二不久,就有人通知我出問題了,好像要打仗的那種感覺,我第一時間抱著小孩趕快衝出家門躲起來。」她曾和先生說:「賺那麼多錢,可是這些錢沒有用啊!我們的孩子要活在恐懼中,我要活在恐懼中,難得可以見到你的面,好不容易見面吃飯,問你一點問題,你就發脾氣,這樣的日子怎麼辦呢?可不可以退出不要做了?或者少做一點?」先生回答說:「不可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信仰與孩子
        結婚六年,婚姻與家庭陷入危機,「我非常痛苦憂慮,常常哭,不知道怎麼樣過下去」,後來有天她先生十多年前教會的姐妹過來找他先生,希望他能夠再回到教會,「我先生都不在家,來兩次都只看到我,我好感動,因為我們不認識,她們竟然願意花時間來看我,並邀請我上教會,我去了教會以後,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一直進到心靈深處,我一直流眼淚,那個感覺仿佛是安慰我、鼓勵我、理解我,這好像是我一直以來尋尋覓覓的感覺,教會弟兄姊妹說這個叫聖靈的感動,我開始熱切地追求上帝」,「信主與教會對我而言是避難所,在我驚恐、害怕的那一段時間,有一個可以避難的地方,有一群人可以陪我度過,為我與丈夫禱告」,祈求上帝轉化這個事業。
       「後來有一天,我拜託先生帶我們出去玩,那時候老二生快滿周歲,突然間他在跟孩子玩的時候,他說:「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好玩!那我老大的時候我在幹什麼?」他腦袋一片空白」,驚覺自己不知不覺錯過了孩子的成長,意識到事業與生活必須改變,加上那段時間,交屋越來越不順利,與黑道的紛擾不斷,甚至「有同事、股東跟外面的人,聯合吃掉自己公司的案子,這對一個主事的人來說,是多麼大的傷害!他就活生生地把公司結束掉了」,之後「有半年的時間先生都在家裡,我幫他斷掉所有的電話,同時一起尋求人生下一個方向」,這段時間他先生也開始回到教會。


                                                                                         (林雲敏帶領趕路的雁家人讀聖經)

大起大落
        身心俱疲的他們,原本考慮回到花蓮,「離開這個很複雜的地方」,「後來教會姐妹就跟我說,妳們就留下來一起過教會生活、傳福音,一起做上帝的工吧,我跟先生討論後,我們就留下來了」,「接下來很實際的要面對經濟問題,我是一個家庭主婦,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我很擔心沒有收入怎麼辦?當積蓄快沒的時候,先生的弟弟來找我們,請我先生去幫忙,後來就自己出來開一家公司,與我的小叔合作,賣電腦Dram、CPU等電腦零件,我負責記帳,後來我們真的賺了不少錢。」
        只是好日子沒過多久,「我先生自己說了,他想要賺更多的錢,轉投資做股票,整個問題就出現了,到最後所有的錢賠光光」,甚至必須將車子賣掉、房屋拍賣掉,「我過去是幫人家標法拍屋的,結果我的名字竟然上了法拍市場,妳看多慘、多丟臉!」後來她得了憂鬱症,「經常吃不下飯、失眠、流眼淚,我一直爆瘦,為了兩個孩子逼自己吃飯,常常吃到一半就吐出來,就忍住再吃一口」,最後現金只剩下兩萬多塊錢,「我想說大概解決了,但後來他告訴我,還有將近三千萬的債務」,二OO一年,她們成為破產家庭,「我很感謝那段時間我已經信主,儘管我仍有人生的困境,但好險有信仰可以倚靠,如果沒有信仰,我沒辦法活到現在。」

打開家門接待更苦難的人
       「沒有錢的時候,就會去看沒有錢的人怎麼過日子」,會搜集相關扶助資訊,同時也會接觸到一些弱勢族群,「上帝派了很多這類的族群到我們生命當中,我發現我們全家還在一起啊!有一些人已經家破人亡只剩自己一個人了,他還努力要活下去,也有缺手、缺腳的,他們依舊在台上載歌載舞,他們都還在把握自己的生命,鼓勵別人,那我不是太羞愧了嗎?我好手好腳,我的丈夫、孩子還在,我豈能這樣子繼續埋怨下去? 神讓我想起很多在我們還沒有倒之前,我們有很多快樂美好時光,也讓我們看見還有人比我們更苦」,雖然經濟壓力依舊不見改善,但透過不斷閱讀聖經,裡面的話語保持了她們夫妻倆正面思考的力量,教會弟兄姊妹也給了她們許多支持。
       「從我信主開始,經常接待弟兄姊妹來家裡聚會,所以重新回到職場上班後,我們就開始繼續做這個工作,接待他們來家裡」,因為接觸到弱勢族群,她們覺得「已經對這個族群,有從上帝來的負擔。經營家庭、繼續活下去、把孩子養大,這是我們的目標,如果我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志業,會是相當不錯的一件事」,她們就開始準備接待這些族群的朋友,和她們一起生活,扮演中途之家的角色,讓這群身處社會黑暗角落的族群們,有一個安定的地方可以重生。


                                                                    (致力於宣導反毒工作的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

趕路的雁
       「我們開始找地方,有一個朋友跟我們說糞箕湖山上,有一個房子可以去看看」,而這個有點與世隔絕的幽靜環境,她們夫妻倆認為很合適,「我們於是禱告問上帝,這個事情到底可不可以做,有一天禱告中突然有一個感動,說要去看以賽亞書55章12節,我趕快站起來,跑去打開聖經,上面寫著:『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的樹木也都拍掌。』我看到以後立刻起雞皮疙瘩,這是上帝來的話,我趕快跑去跟我先生講,我先生也是敬畏神的人,一看就知道」,她們就決定搬到糞箕湖山上,也差不多這段時間,士林地檢署更生保護會得知她們要做中途之家,希望能把弟兄轉介到她們那裡,從此開啓了她們與這群社會邊緣人共同生活與一起努力重生的機緣。
        剛開始房租要兩萬五,雖然她們夫妻倆都開始工作,但搬的時候現金只剩下一萬多塊,「我記得有一天, 我先生在上班,孩子去上學,我在客廳裡面想應該怎麼辦,我們破產的人,剩那一點點錢,要怎麼辦?結果我打電話給教會的姐妹們,講我的狀況,竟意外收到一筆奉獻,我好感動,這讓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知道會有很多人來協助我們。」更生保護會轉介過來的弟兄,「有的會搬家,有的會粉刷,我們就去接case,就有搬家費、粉刷費可以收,要做木工我們就做,要做清潔我們也做,在山上開餐廳煮家常菜大家都喜歡,有人送家俱、有人送桌椅,餐廳就有雛形了,我真的很感謝幫我們起頭的這些好朋友」,趕路的雁於是誕生。

建立生態
       「剛開始我們只是單純的熱心,把人接來我們家,一起哭、一起唱詩歌、一起工作,煮飯給他們吃,有些人心被感動,就悔改了,好像還不錯,但是行為還沒有改變,行為、品德這些通通還需要時間,有些人一、兩個月或二、三個月,毒癮沒了就跑掉了,前三年我們還發零用金,酗酒的人,有五十、一百塊照樣喝,吸毒的人,集資又去買毒了,前幾年幾乎全軍覆沒,後來我們做了一個關鍵措施,就是不再發零用金,我們提供一個安全舒適的空間」,幫助需要脫癮的人,「大家一起重新來過,一起成長。」
        趕路的雁逐漸建立了一個營運生態,「來趕路的雁的弟兄,都要先有一個協談,目的在讓他正視自己的問題,「如果他不承認自己在這個地方跌倒,他就沒有辦法在這個地方站起來」,然後雙方同意簽入住申請書,最少一年,試著用一年建立好習慣,有可能換一輩子不吸毒」,「一年時間我們有三個重建,第一個是心靈重建、第二個是模式重建、第三個是生活圈重建。心靈重建是指敬拜上帝,我們要幫助弟兄認識神,讀聖經、愛己然後愛人,學會尊重自己然後尊重別人,當他知道自己是尊貴、聖潔,就不會去碰那些煙毒酒這些東西;模式重建指的是改變舊有處理事情的模式,以前面對衝突就選擇逃避,躲到酒精、毒品裡面,現在則是學習用面對與理性的方式來處理;生活圈重建就是換環境、換朋友圈,他以前的朋友都是吸毒、酗酒的,現在通通都是跟他一樣生命重建的人。」


                                                                             (趕路的雁的中途職場-岸咖啡Coast Cafe)

返回職場
        來到趕路的雁的弟兄,除了脫癮外,還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生命重建後返還社會,因此還會接受一般工程技術、餐飲和園藝等職場工作訓練,「如果沒有夠強的職能訓練,他將來出去求職都被遭遇挫折」,訓練過程中,趕路的雁會提供庇護型的工作機會,像是他們可以在趕路的雁餐廳工作、製作與販賣手工點心或手工皂。
        然而為了生命重建的弟兄能更貼近常態社會,二O一二年十二月她和先生在八里成立了岸咖啡(Coast Cafe),讓生命重建的弟兄更直接面對人群,「coast就是上岸的岸,我們要表達的精神是回頭是岸,這樣的想法是引自於約翰福音,裡面提到天將亮的時候,耶穌站在岸上,後來門徒們上了岸,就看見那裡有炭火,上面有魚,又有餅」,「並非所有的學員都能到岸咖啡,必須廚房、吧台、外場服務等餐廳工作都訓練過」,也必須具備金錢管理能力,岸咖啡都由弟兄管錢,「他們以前是不會管錢的,但是現在每一筆帳通通對得清清楚楚,並且有高品質的餐飲水準。」

一生立志做反毒
        這段時間以來,她發現「會進監獄、會走投無路的人,即使他被抓去關案件可能是詐欺、偽造文書、公共危險罪,但背後幾乎都跟毒品或酒精有關,這十年來我們接待了超過三百人次,來來去去,演變到後來,我們漸漸地在幫人家戒毒,工作也以反毒為導向。」「台灣有受過刑事處分登記在案的吸毒人口,累積超過五十萬,沒有抓到的比抓到的多,酗酒的更多,超商瓶蓋打開就可以喝了,有憂鬱症吃藥的則超過兩百萬」,且還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十八歲以下吸毒的青少年,平均年齡是十二歲半,登記有名有姓的最低的八歲,現在台灣少子化,又被毒品大量戕害,台灣未來堪慮」妳我或許不曉得現在毒品有多氾濫、多容易取得,我們以現在最流行的K他命來說,「販毒的人會把它做成像即溶咖啡包,一包二十塊、四十塊就買到了,爸爸媽媽工作忙碌,小孩子抽個零錢、拿個一百塊,爸媽會知道嗎?一直到事情發生,才發現事情已經很嚴重。」
        很多人因為好奇心使然,或者受到引誘而開始吸食毒品,但對毒品的戕害卻全然不知,「不少初次來我們這邊協談的,邊講話還一直發抖、流口水,嘴眼都歪斜了」,「現在毒品分一、二、三級,一級毒品最具代表性的是海洛因、古柯鹼、嗎啡,二級毒品如安非他命,三級毒品就是K他命、一粒眠之類的」;「有海洛因癮、嗎啡癮的弟兄,脫癮過程是非常辛苦的,身上像有千萬隻螞蟻在鑽肉、鑽骨頭這麼痛苦,甚至有一個弟兄說他以前在戒海洛因癮的時候,他從樓上跳下去把骨頭撞斷,用被撞斷的痛,來COVER毒癮帶來的痛苦;安非他命、K他命的脫癮過程,沒有像一級毒品那麼痛苦」,然而這並不表示後果不嚴重,像K他命,「製毒的人大部份把它做成晶體狀,甚至摻玻璃砂,一吸瞬間割破鼻腔粘膜,吸收達到最高果效,完了以後他就失去嗅覺了,緊接著膀胱萎縮纖維化,很多弟兄一個晚上大概要起來尿二、三十次,而且不是尿就沒事,一泡尿要尿上十幾二十分鐘,宛如刀割,有些被醫生判定終生包尿片,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為了毒品包尿片划得來嗎?」深深感受到毒品危害整個社會的她,立志一生做反毒工作。

        來到趕路的雁生命重建的弟兄,多半是人們抱以歧見的更生人,受過刑事處分的他們,多少有人會因為覺得罪有應得,而不輕易伸出援手,然而曾經遭遇過黑道脅迫的林雲敏與先生劉昊卻能完全敞開心胸去包容、扶助他們。林雲敏說:「聖經裡面有一個比喻,深深影響我跟我先生,路加福音提到:『你們當中的哪一個人擁有一百隻羊,而丟失其中的一隻,就不會把九十九隻留在曠野,去找那一隻丟失的,直到找到了牠呢?』牧羊人有一百隻羊,走失了一隻,牧羊人會放下那九十九隻,去找那隻迷失的羊,我們做生意的人都覺得不對,我們顧好九十九隻應該比較重要吧!我們做了這個工作以後就懂了,為什麼那一隻這麼重要?如同一個堤防有了裂縫,如果我們不去補它,將來就可能全部潰堤,我們看見這個問題,如果我們沒看見就沒辦法了,我們救一個人就是救一個家庭。」

趕路的雁官網:http://www.flying-life.com

捐款帳戶資料
戶名: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
銀行:彰化銀行 淡水分行
代號:009
帳號:5685-0100-2377-00
郵政劃撥:50071948
戶名: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
捐款完成後,請將交易明細傳真至02-8626-0599並來電02-8626-3466

請加入我們,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也和我們一同在每週三繼續閱讀她們的故事!

影片:林雲敏-認識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印度創業家閔幼林 勇敢探索未知的自己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第一位國中女校長王秀雲 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終止現代奴役 捍衛外籍漁工女英雄 李麗華
製片媽媽莊丹琪 從多重身份重新體認自己
林藝 天生的名人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