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專訪
SheAspire女性人物專訪

朱素珠、朱素香50年按摩手藝 一生做好一件事/ SheAspire林妤庭

南投中寮農家,大女兒朱素珠與二女兒朱素香相繼出生後,命運明白的在眼前攤開,兩人同為先天視障,只有微弱的0.01視力。

上天剝奪了兩人的視力,卻給了她們強大的心靈後援。儘管隨著成長,她們慢慢知道自己眼睛不好,跟別人不一樣,然而兩人記憶中沒有太多傷心難過的情緒,朱素香解釋:「一般家裡的視障者比較受到排擠,可是我們家不是,尤其我爸爸特別照顧我們。」總是為她們將來思量打算,全家人也不會因為她們是盲人而有特殊待遇,對待她們與常人無異。


對於未來該如何賴以維生,她們與許多視障者一樣,選擇按摩這條路。可惜當時因為家中地處偏僻,資訊不發達,不曉得許多視障者受教育與學習按摩技術的盲校存在,早已錯過入學年齡,十七歲、十四歲的姊妹倆只得到坊間按摩店從學徒做起。


「原本外婆希望阿香去就好,我留在家裡務農,結果阿香哭得很難過」,大姊朱素珠回憶當時的情景,語氣仍透露著不捨。一旁的妹妹朱素香靦腆回應:「當時要離開家,很不習慣,所以不想出來。」後來舅舅出面說服家人,乾脆讓兩人結伴而行,互相壯膽,民國58年,姊妹兩人便從南投抵達台北,展開三年的學徒生涯。


她們跟著師傅住在赤峰街,沒有薪水,邊學邊做,不時也要幫忙師傅整理家務、帶小孩。早年按摩服務主要是前往各大飯店,不像現在按摩店四處林立,定點服務。當中有不少外國客人,他們不敢置信,怎麼那麼瘦小的孩子就在做按摩工作。尤其才十四歲的朱素香,常常被不忍心的外國人「退」回去,朱素香笑言:「我被退了好幾次,當時按摩一次六十元,還沒有按,只拿了車資就回來,老闆娘氣得不得了。」


學徒生涯尾聲,兩人即將自立門戶,然而,過去沒有任何薪水的她們,身上幾乎沒有什麼錢,如何在台北安身立命?


▲為了讓客人有舒適的按摩體驗,姊妹倆空檔時就整理工作室,一刻不得閒(圖左-大姐朱素珠,圖右-妹妹朱素香)

其實連同後來出生的三妹朱萬花,家中三姊妹皆為先天視障,父親為了讓她們日後生活有保障,四處借錢拚命買土地,已經背負了七萬多元的債務。朱素珠與朱素香自立門戶之際,適逢老家產業道路開發,獲得一些政府補貼,即便家中已負債不少,但父親仍選擇這筆錢拿出來,並且再向鄰居借款,努力為她們湊到了兩萬元起步金。


那時家人也決定舉家遷北,互相有個照應,一家七口擠在兩坪多的雅房裡,恰好只夠七個人躺平。雅房裡沒有冰箱,剩菜只能放在竹製菜櫥裡;沒有桌子吃飯,一張撿來的圓凳,放上一個大鐵盤,就是一張飯桌,一家人或站或蹲,解決一餐。

全家生計所能仰望依靠的,除了父親在工地零工的收入,就是朱素珠與朱素香的按摩生意了。只是過往非常重視師徒間的競爭倫理,不能接觸學徒時期的熟客,否則會被視為搶師傅的生意,雖說規矩如此,但為了生意,並非每個徒弟都會照辦。個性單純耿直的姊妹倆卻十分堅守紅線,完全沒有之前累積的客源當基礎,等於要從零開始,第一個星期完全沒有生意,媽媽甚至擔心到落淚,哭著說要搬回南投山上。


起初不知道要怎麼找生意,苦苦等不到客人上門,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兩人終於鼓起勇氣,主動出擊,四處至旅館分送名片,想不到生意馬上就來敲門。


「我第一筆生意在延平北路,那時按摩80元,客人給我100元,扣掉去程車資11元,我就賺了89元,真是快樂得不得了!」說起第一次業績「破蛋」的情形,較為拘謹內向的妹妹朱素香語氣不禁飛揚起來,每個環節都記得清楚。身旁的大姊朱素珠也不忘妹妹當時的喜悅,興奮的補充:「那時她為了省錢,還從延平北路三段一路走回長春路呢!」


▲不只有客人跟著她們40多年,按摩站的夥伴也與她們一起工作了40多年,建立了深厚情誼

兩人認真工作,不到一年就把鄉下的欠款清償一空,父親後來也索性留在店裡幫忙,負責接送姐妹倆四處服務。漸漸的按摩生意穩定下來,一天至少十個客人以上,一人按四十分鐘,加上四處交通奔波,兩人整天一刻不得閒,對於年紀輕輕就要負擔家計,姐妹倆異口同聲認為這是非常自然的選擇,也未曾有過埋怨,朱素珠說:「可以先工作的人幫忙家裡是應該的,到現在我們一樣很互相照顧。」


隨著時代變化,民國88年兩人決定轉型開設駐點按摩站,在建國北路二段經營的「建國按摩站」,至2018年已屆滿20年。優雅的擺設、二手古董家溫潤的質感、陽台茂然的盆栽,讓人一走進便如同拜訪友人的居所一樣放鬆,緊繃的身心頓時紓解大半,如果不是看到鋪著白色被單的按摩床,完全不會特別意識到這是一間按摩「店面」,環境佈置上別具用心。


而在她們近50年的按摩生涯,甚至有客人已經跟著她們超過45年,姊妹倆和不少客人關係宛如朋友。朱素香和我們分享其中一位老客戶劉先生與她們的難得情誼,18歲時便因按摩結識劉先生,後來他不只幫忙打點按摩站裝潢細節,也積極推薦她們的按摩技術,當三妹朱萬花籌備視障者藝文活動時,更經常大力支持;三、四年前,劉先生健康狀況十分不好,連出門都沒辦法,一聽到萬花需要幫忙,還是馬上捐一筆錢,不斷默默關心著她們。


朱素珠表示,因為按摩工作,讓她們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各行各業的人,拓展了她們的視野,「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擔當的角色,每個人都有很不簡單的地方,在不一樣的領域,有著不一樣的成就,也會有不一樣的失敗,不一樣的痛苦。」這些互動讓她學習到尊重與理解每個不同的個體,同時她很感謝這些客人豐富她們的生命,讓沒讀什麼書、沒什麼機會四處遊歷的她們,有機會成長,看見更寬廣的世界。

兩姊妹相互扶持,以雙手為客人排解身體的疲勞,按摩也是她們對彼此表達關心的方式,「她對我貼心的地方實在太多了,有些客戶太重,她就捨不得讓我按,晚上也會常常幫我按摩」,妹妹朱素香訴說著大姐朱素珠對她的關心。而朱素珠眼中的妹妹,是個「愛很多」的人,對家人、對客人,無不如此,「素香對每一個人都很貼心,像我剛開完刀時,如果客戶稍微有要用力,她就趕快搶去按。她很容易操心,但都自己靜靜的煩惱。」詢問兩人是否曾吵過架,她們左想右想,始終擠不出讓她們曾經爭執的事情,唯一會爭的,只有爭著要當那個「付出比較多的人。」


▲妹妹素香說平常夜裡休息時,都是姊姊素珠幫她按摩,今天難得是她幫姊姊按摩

如今兩人年紀已經60多歲,卻從未想過退休。有客戶曾問妹妹朱素香想做到什麼時候,「我的回答是希望做到上天堂,客人如果肯定我,我就繼續做,做到沒有辦法為止」,即便有機會放假,也寧願選擇幫客人按摩。大姐朱素珠則不諱言,面對人生下半場,當然有所顧慮,但人只能把自己可以掌握的部分做好,「要活到幾歲沒人知道,政府要幫忙的人很多,我們還是希望盡量做到自己負責自己;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按摩工作很快樂啊!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這份工作很愉快,沒想過不做的那一天。」


我們很難想像能如她們般從事按摩工作50年,並且依舊熱愛的樣子,光想到可能的職業傷害就令人卻步,為何兩人都那麼喜歡按摩工作?她們的回答令人感動,對她們而言,按摩不只是一項賺取收入的技術活,更是一份助人的事業,能夠幫助客人紓緩痠痛不適,恢復活力,當中的成就感別具意義與價值,促使她們孜孜不倦的樂在工作。


或許人的一生可做的事情很多,但朱素珠與朱素香始終選擇只做好按摩這一件事情,日子看似單純不夠精彩,卻能在工作中活出生命的意義,不斷用雙手回饋社會與充實自己的人生,讓她們變得獨一無二,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延伸閱讀:微光天使朱萬花 成功不必在我

【建國按摩站相關連結】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aipeiMassageAward/


【她渴望SheAspire】
❤最新女性活動http://www.sheaspire.com.tw/p12-teacher.php


影片|朱素珠、朱素香:工作中讓我快樂的事

 

林妤庭
長跑甜心張芷瑄 我就是一個跑者!
辻村深月 因為理解,我會守護你
【贈物網風尚大使】綺綺:既能疏經活脈,亦能廣結善緣
王珮瑜 替音樂加點想像
蔡璧名 學老莊-成為更真實自由的自己
平珩 舞
【贈物網風尚大使】Lisa 每日灌溉一畝贈物田,滋養茁壯成為他人的祝福
人物週刊: 專訪   速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