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健康專題 SheAspire人物週刊健康專題
幕後英雄-台北榮總病理檢驗部主任賴瓊如 / SheAspire StacyHuang
2016/08/10 / 瀏覽次數 (208338)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資料,從民國84年開始,30歲以上婦女得每年免費接受一次子宮頸抹片檢查,至今已屆滿20年,透過全台每年約230萬片的抹片篩檢,子宮頸癌死亡率從每10萬人中30人次,下降至9人,減少70%。

        這項傲人成績的背後,不得不提及這位長期關懷子宮頸抹片篩檢、建立子宮頸抹片篩檢診斷品質認證制度的台北榮總病理檢驗部賴瓊如主任,她讓台灣篩檢診斷品質標準超越國際水平,有效降低了婦女子宮頸癌的威脅,也因著賴瓊如主任對婦女健康保障做出如此重大貢獻,使得她榮獲了第二屆國民健康署健康促進貢獻獎

       踏進台北榮總病理部,彷彿置身《白色巨塔》節目後台,這裡沒有門診的望眼欲穿,沒有病房的生老病死,但透露出某種神聖肅穆的氣氛。依照科秘書指示,來到賴主任的辦公室,幾張桌子被顯微鏡及成堆的切片與細胞抹片佔據,這一張張玻片下的斑斕標誌,將由病理科醫師診斷「良性/惡性」,某種程度也宣判了一個人未來的命運。在病人無從置喙的幕後,病理科醫師已預演了病人的人生劇碼。

       病理科並非臨床科別,一般大眾鮮少接觸,或許缺少鎂光燈與掌聲,但已在台北榮總病理部服務31年的賴主任,對經手的每一個切片與細胞抹片,仍然兢兢業業,秉持「We save lives by seeing a cell.」的精神。對她而言,顯微鏡下不只是有病或沒病的細胞,例如子宮頸抹片,每個片子背後是一位女性,與她或許尚年幼的孩子,以及整個家庭的未來。「病人毫無選擇地把片子分到你手上,如果你一有閃失,沒看出病灶,這張片子就此石沉大海,下次她再來篩檢時,可能已來不及治療了。」

 ▲賴瓊如醫師建立子宮頸抹片篩檢診斷品質認證制度,對婦女健康貢獻卓著,獲得了國家健康促進貢獻獎

        因此,賴主任不厭其煩傳遞認真敬業態度給新進晚輩們,「就是要一直唸一直唸一直唸……」大概覺得我們要問:「學生會不會抱怨老師囉唆?」之類的,她不好意思地微笑了一下,又正色道:「能說動多少是多少阿,以後他們在醫院服務,偶然想起你說的話,那就有用了呀。」身在首屈一指的台北榮總病理部,又是臨床細胞學會理事長,幾十年來,幾乎全台所有細胞醫檢師都曾是賴主任麾下桃李,她說,教出一批尊重生命的專業醫檢師與病理醫師,是她感覺最驕傲的事。


        診斷、教學、研究三者並重下,數十年如一日的繁重工作她仍樂在其中,「沒有犧牲什麼,我覺得收獲很多。」片刻又點點頭加重語氣說,「恩,我真的覺得是這樣!」
       
       病理科醫師曾被稱為「醫師的醫師」,或「醫師的老師」,指的是幫助臨床醫師正確診斷。以癌症治療來說,病理科醫師觀察病人的細胞抹片、組織切片,發出病理報告確診病灶,再觀察細胞分化狀況,判斷其中的腫瘤標記、基因突變與荷爾蒙受體等種種發現,讓病人接受標靶治療或荷爾蒙治療或免疫療法,以至於後續追蹤,有時仍需重做切片或細胞檢查,來確認腫瘤細胞的發展狀況。標靶治療費用昂貴,荷爾蒙治療需長期投藥,可知癌症從發現確診、治療建議、預後追蹤,都仰賴病理專業,因此,賴主任曾在台灣癌症聯合年會記者會中自信地指出,「病理科醫師是癌症治療團隊不可或缺的一員,是癌症防治與診療的幕後英雄。」


       過往病理科醫師有著神秘面紗,賴瓊如主任笑著說,像在日劇《白色巨塔》裡的病理科醫師,被描繪得如科學怪人一般,成天躲在實驗室不與人接觸,動輒亂發脾氣,但眼前賴瓊如主任端莊清秀,笑起來有點靦腆,「我並不古怪阿!」她抗議道。她更要求病理科醫師「主動出擊」,與臨床科醫師溝通,獲取所需資訊,她認為唯有團隊合作,才能為病人謀取最大的福利。她重新定義病理科醫師的角色,「病理科醫師是臨床醫師的夥伴

 ▼透過實際的工作影片介紹細胞學檢查流程,也讓大家進一步認識病理科專業人員


       看似對杏林充滿熱忱的賴主任,為何不在前線拚搏,而主動選擇位居大後方的病理科?賴主任想了想說,「那要回溯到很久以前了。」原來,當時身為公費生的賴主任,讀到陽明大學醫學系七年級,準備分科,「30幾年前的實習醫師訓練非今日可以想像,3天不睡也是時有所聞。」她一邊考量自己的體力,一邊權衡在校成績,希望留在學校當助教,取代未知的下鄉服務,最終申請了介於臨床醫學與基礎醫學的橋樑----病理科,「我覺得這是很棒的選擇。」


       回憶起進入榮總病理部擔任住院醫師兼助教第一年,賴主任語出驚人,「那時候還沒有病理診斷的基礎,所以主要負責的業務是解剖,第一、二年就解剖了近100具大體。」想像一位初出校園的年輕女性,成天解剖屍體的畫面,覺得頗有點陰森可怕,賴主任卻不排斥解剖工作,她說,當時影像醫學不似今日發達,常需要靠解剖才能確定病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真相大白的那一刻,也是挺有意思。」也因受惠於頻繁的大體解剖,「人體全身上下都看得清清楚楚,」奠定紮實的病理診斷基礎。後來因為各種診斷工具的進步,例如影像醫學的發達,解剖的必要性逐年減少,國內外都相同。榮總解剖個案銳減至今一年不到10件,舊時種種辛苦變成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賴主任說,現在的病理科醫師甚至需要到「法醫研究所」修習解剖,補足專科醫師考試資格的要求。


        等專業訓練完成,在每位病理科醫師眼下的細胞抹片與切片,會經由觀察細胞形態與特徵,例如核仁大小、細胞排列、染色質顆粒變化等等條件,來定奪良性、惡性,或需進一步檢驗。看著那一片2公分見方不到的玻片,實在很難理解其中蘊含的龐大的生理資訊,賴主任補充道:「像在細胞抹片上細胞的大小遠近,並不能拿把尺用直線來衡量,因為它是立體的,看細胞的方向或角度不同,結果就不同。」所以,不論組織切片或細胞抹片其判讀標準都很複雜須要整體考量,因此至今電腦仍無法取代病理醫師診斷,「沒有這麼簡單!」


                                                                                          ▲國內不少病理科醫師都曾受過賴瓊如醫師教導

        眼下忙著觀察、手中不停換上新玻片,腦中整合各種資訊,發出最終裁量報告。外在看來這些都是在一台顯微鏡下、一張電腦桌前完成,「通常一坐下來就是一整天,不必跑來跑去。」因為工作靜態,比起需要體力的外科部門,似乎更適合女性醫師。事實上根據統計,病理科女醫師占比33.8%,的確居各科之冠。


       面對性別之議,賴主任說這的確是友善女醫師的科別,她想起自己在外科實習時,幫忙拉勾,撐開一個field,讓主治醫師操刀,「通常一拉就是2~3小時,如果體力不濟,手一鬆,『ㄎ一ㄤ』就被旁邊的資深住院醫師用力敲下去,才又回神用力拉緊。」外科醫師的體力要求不在話下,但即使不開刀,各科門診也有醫病關係糾結,一旦病人情況危急,需要緊急處置,臨床醫師往往也面臨龐大壓力。


       另一方面,病理科醫師的作息較固定,除了像榮總這類的醫學中心,需要24小時輪班,支援開刀房的冷凍切片之外,一般區域醫院的病理科,能夠朝九晚五地正常上下班,對女性醫師來說,意謂著能兼顧家庭。賴主任分享「過來人」心得,她說,普遍而言,女性婚後必須負擔絕大多數照顧家庭的責任,「不管你是女醫師或不是女醫師都一樣。」因此,「男醫師在選科時常可以任憑自己的心意,女醫師卻需要作更多考量。」似乎對女性發揮醫學專業有些不平,但賴主任又補充,在她唸醫學系的年代,120位同學中,只有15位女性,時至今日,醫學系男女比已幾乎不相上下,尤其到學校講課,常發現台下坐的全是女生,「因為男生都翹課沒來上學!」她哈哈大笑。或許當這些女性醫師成為醫院中堅,醫療生態將再度改變。


       過往「內外婦兒」是傳統四大科,現在更多成績頂尖的醫學系畢業生,轉往皮膚科、復健科與病理科,以減少醫療糾紛的可能性,又可兼顧生活品質。賴瓊如主任身為國內病理科前輩,她一方面欣慰病理科受到重視,但另一方面,她說一度曾非常擔心,甚至勸說優秀學生從事內外婦兒等科系,畢竟這些科系會面臨病人緊急或關鍵狀況的情況很多。後來是學生們淡定地安慰她:「總是會有人分到四大科,臨床練久了也就熟悉了,真的不必太擔心。」她轉念與其惦記重要科別無法吸引優秀畢業生,不如在病理科開拓更大的舞台,培植後進。


       因此,除了原本工作,賴瓊如主任參與學會事務、推廣國際交流,也不遺餘力,頻繁的台日韓區域會議,彼此交流,「自己要下工夫,才有可發表的成果;越有機會被看見,就越有研究動力。」打造這樣的良性循環,鼓舞更多年輕醫師與細胞醫檢師登上國際舞台,是賴主任的使命。

                                                                             ▲賴瓊如醫師到日本參加國際研討會,英、日文交流都難不倒她

     她還利用下班時間自學日文,「在會議上大家都驚訝賴せんせい(先生,醫師或老師的意思)這麼會說日文。」並與不少日本病理醫師結交朋友。專業上,日本醫學會的網站,衛教資訊豐富,她積極取經,明年「台灣臨床細胞學會」網站上將增設「民眾專區」,開拓與民眾溝通管道。說到這兒,賴主任拿出一本印刷精美的小冊子,是日本婦產科醫學會出版的「性別教育的衛教手冊」,裡面有非常多簡單扼要的說明,性器官、功能、成長的種種變化與該注意事項,還有精美簡圖等等,她翻了翻那本冊子,無限嚮往又諸多遺憾地說:「我們也有心想做,但實在沒人也沒錢呀!」


       提起經費申請,也是一項傷腦筋的話題,「健保給付制度真的對病理醫師不公平,一方面要求正確診斷,一方面又不准我們使用工具。」她指出,例如淋巴瘤,「病理醫師需要做多種免疫染色來確定診斷,用到10種(染色)以上都不是少見的狀況,但健保局卻只核准5種染色的補助。」對於這項屬性複雜,許多醫師甚至不熟悉診斷的惡性腫瘤,常須要醫學中心的病理科才有能力確診。「在醫學中心的病理科花很多時間與精神去做診斷,卻要被懲罰,自我吸收一半的染色費用。」賴主任說,學會也曾去函健保局抗議,無奈對方總是相應不理。


       外在的困難需要長期抗戰,對賴主任個人而言,積年累月的診斷,已駕輕就熟,「常有人問我看片子怎麼這麼快,對我來說,幾乎像反射動作了阿。」她的挑戰卻是跟上新科技、新技術的變化,「年紀大了,一邊是經驗豐富,一邊也變得『頑固』了呀!學習效率不像年輕時代嘍!」賴主任自我解嘲,但也由此可見她一片仍希望為醫界奉獻的心意。


       訪問結束,看賴主任又急忙回到顯微鏡前,埋首一堆片子中,望著她有些孤單的身影,與感受每份病理報告肩負的責任,感動她的努力付出。問她無法直接面對病人的回饋,是否會覺得失落,她一派輕鬆的搖搖頭說:「完全不會,就是我們這樣的人,才選擇這一科。」


的確是名符其實的— —幕後英雄。

【1幫1,打造善的向上循環】
❤1幫1最新公開活動www.sheaspire.com.tw/p12-teacher.php
❤演講內訓響應1幫1https://goo.gl/iME96m

影片|台北榮總細胞病理科主任賴瓊如:認識病理科醫師的功能與角色 

 

StacyHuang醫師
幸佳慧 小繪本,大世界
陳文敏 老鷹的選擇
我愛你學田市集劉昭儀 留給下一代的幸福禮物
印度創業家閔幼林 勇敢探索未知的自己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時尚教母馮亞敏 做到、做好、做美
林良恕 泰緬邊境的社會企業家
艾莉絲 相信,勇敢做自己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最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