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公益特輯 SheAspire人物週刊公益特輯
微光天使朱萬花 成功不必在我 / SheAspire編輯部
2014/01/15 / 瀏覽次數 (11343)

        初探視障歌手朱萬花的生命歷程,心情為之一沈,絕大多數孩子是在父母襁褓中呵護成長的天使,朱萬花卻因為家境貧困,以及先天性白內障導致的雙眼失明,自此在愛稀薄的環境長大,若她被命運乖舛打敗,沒有人會感到意外。

        然而如今,朱萬花的生命卻是精彩有愛,曾經只是平凡視障按摩師的她,勇敢追逐心中埋藏三十多年的歌唱夢想,讓美聲悠揚兩岸之外,身為國內第一位視障藝術經紀人的朱萬花,更經常扮演別人生命中的天使,為視障藝文表演工作者爭取舞台不遺餘力,金曲歌王蕭煌奇、小鄧麗君張玉霞、鋼琴家黃裕翔等知名音樂人,背後都有著她支持的身影,我們很難相信一位長久與光明、夢想和機會隔絕的人,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生命轉折。

        朱萬花說:「一場夢往往只屬於一個人,但一個人卻往往成不了一場夢。」這句話不僅是她一路走來勇敢追夢的心路歷程,也是她致力為視障朋友開闢夢想道路的內心最佳註解。

珍貴的人間溫情
        出生南投偏遠山區中寮鄉貧困農家的她,上面有二個姐姐、一個哥哥,「大姐、二姐一出生就看不到,哥哥是明眼人,我跟哥哥之間本來還有一個同樣眼明的姐姐,但是剛好在我出生前兩個月,因為肺炎夭折」,當她出生時,母親發現她竟同樣看不見,「第一時間她很想摔死我,覺得自己怎麼那麼不幸,到底要被命運拖磨到什麼時候?」

        母親因而將不滿情緒轉移到她身上,不願抱她,也不願意理會她,「還沒滿月就把我交給二姐帶」,八歲的盲姐帶著盲妹,「她看不見我,我看不見她,二姐餵我吃米糊,我常吃不到,所以我一直很營養不良,直到四歲才學會走路。」

        她七歲那年,「剛上任南投縣縣長林洋港先生,下令普查縣內貧困與身心障礙者家庭,瞭解這些家庭需要哪些幫助」,得知她們家中有三個看不見的女孩,特地尋找民間贊助,讓她們得以動白內障切除手術,雖然手術只能恢復視力到O.OO一,「可以看到光線、色彩跟一些比較大的物體」,但已減輕家中不少負擔,甚至幫助她們姐妹們後來生活能夠朝向獨立。

       「我們並不知道到底是誰,為我們付了這麼多錢,醫師也非常好,當我們能夠在完全黑暗中看到光線的時候,這份溫情對我們來講太深刻、太可貴了,也因為如此我和兩個姐姐對於社會公益,或是身邊的人有需要一些幫助的時候,我們真的會毫不考慮盡我們的能力去幫助大家。」這份她感受到的滿滿的愛,深刻影響著她的一生。


                                                                                                           (朱萬花與二姊及父親)

微光吟唱

        小時候二姊照顧她時,經常揹著她,唱歌給她聽,這是她孩提時代最溫暖的回憶,她也因此喜歡唱歌,兩個姐姐北上學按摩後,她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哼哼唱唱,撫慰孤單的心。

        八歲時她就讀於中寮國小一年級,「我們家離學校很遠,要走大概四、五十分才有公車,下山還要一個多小時,所以早上五點多就必須出門,但因為我又看不清楚,都要靠別人帶,上學便處於斷斷續續的狀態,不過在班上的成績維持得很好,也是南投縣所有盲生中第一名」,可是只讀了一個學期,因為兩個姐姐在台北創業開按摩店,一方面為了生活,「在山上是沒飯吃的,常常要四處賒帳」,一方面店裡需要人手幫忙,父母便決定全家北上,「我媽幫鄰居洗衣服帶小孩,我爸去工地做苦工,我的任務是接電話。」

        雖然只有在中寮國小一個學期,但她學會了點字,期間「老師推薦我參加歌唱比賽,我得到低年級組第一名,拿到獎狀跟十塊錢獎金,那張獎狀對我人生有很大的啟發,因為我覺得那些明眼人的同學常常欺負我,可是我唱歌贏他們,它讓我一直相信我唱歌可以跟明眼人比」,更加點燃了她對歌唱的信心與興趣。

        搬到台北後,待她如母的二姐知道她喜歡唱歌,甘願走路省下計程車錢,並偷藏客戶小費,特地偷偷存錢買了一部收音機給她,民國六十二年,當時按摩一次八十元、計程車資一趟不到五塊,但一台收音機就要上千塊,大姐知道後免不了責怪二姐一番。因為珍貴難得,喜歡唱歌的她更加珍惜這台收音機,經常邊聽邊哼唱裡頭傳來的歌聲,想像著有天也能夠錄製屬於自己的唱片,歌唱的夢想便在這小女孩心中滋長著。


                                                                                                               (熱愛歌唱的朱萬花)

對歌唱不熄的熱愛
        早年盲人幾乎沒有什麼工作選擇,沒有學歷的她,更難有什麼工作選擇,自然而然走向按摩這條路,「我十二歲開始跟大姐學按摩,學得我好痛苦,大姐常常說我力量不夠,連一隻蚊子都揉不死,怎樣去幫人家按摩?」「當我十五歲在姊姊店裡開始按摩的時候,常常被打回票,工作一直沒有成就感」,直到她十八歲在朋友店幫忙,「結果按一個就多一個指定客,我就知道其實不是我的能力差,而是我姐姐能力太好。」

       「二十二歲結婚後,我跟先生一起創業開按摩中心,我一直是店裡最忙碌、最受歡迎的按摩師。」然而想唱歌的念頭,一直在她內心竄動著。婚前她曾在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參加音樂班和寫作班,學習點字樂譜與音樂基礎,「婚後我還是沒有辦法過沒有歌聲的日子,所以我又去參加西羅亞盲人合唱團,且遇到啟發我聲樂的吳月雲老師,她的指導開闢了我的音域,讓我可以多唱五度音,從原本唱歌只是學著收音機唱歌,到可以唱聲樂、唱女高音,那個成長真的是很大,也因為如此,我在合唱團裡面常常願意去接受挑戰」,曾兩度榮獲殘障才藝競賽歌唱組冠軍。

        在合唱團當中,她也被發掘有主持的能力,所以經常主持合唱團的表演活動。有天她在為當時合唱團主委林俊育長老按摩時,過程中林長老突然「問我有沒有想要轉業,希望我去主持廣播節目,林長老的想法是平時只要有接受訪問機會,我都會推薦其他合唱團的團員去接受訪問,我不會只是自己去搶鏡頭,而且只要有節目敲通告,我反而會不斷告訴對方還有誰比更我厲害等等,林長老認為這樣的特質適合做主持人。」

         家人非常反對,「當時家裡經濟負擔還很重」,主持節目的收入大不如按摩收入,她自己同樣相當掙扎,但最後還是答應了,放下已經做了二十年的按摩事業,「因為我常常在舞台上說視障朋友需要平等發展機會,我們希望視障藝術一般化,如果我自己都無法視障朋友發聲,那我要叫誰來幫忙呢?」於是她轉型擔任主持人,並逐漸開始為視障朋友安排、接洽、規劃表演活動,「雖然收入減少三分之二,可是我很愛這個工作。」


                                                                               (總是為身障者發聲、爭取舞台的朱萬花)

成功不必在我
        民國八十四年她開始全心投入改善視障藝術表演者的發展困境,八十八年時,她更和一群視障音樂人及社會熱心人士共同組成「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並擔任協會秘書長,這一年她也出版了民謠專輯《刻劃生命的樂章》與《微光中的歌吟》,圓了三十年前心中錄製唱片的夢想,後來更和協會打破過去盲人只能慈善義演的模式,每年舉辦售票的視障音樂季,用歌唱實力贏得大眾肯定,至今已經連續十七年。

        在協會一路走來,她無私無償的為123位視障藝術表演者爭取各式各樣的發展機會,而同樣亦需要表演舞台的她,每當表演機會找上門時,卻總是忙著推薦其他人,「我會把他們的夢想感同身受,當他們夢想實踐的時候,我也一樣開心,他們上台跟我上台沒有兩樣,有時候我的角色比較像媽媽,媽媽對於孩子的成就怎麼會嫉妒呢?」

        曾經有人將她的民謠專輯推薦給長榮集團的張榮發先生,「他很喜歡台灣民謠,他聽到望春風的時候跟同事說叫我來唱唱看,看可不可以和長榮交響樂團合作演出,這是多麼令人驚喜的事情!」但是她並沒有馬上答應,她第一件事情是寫了一封三頁長信給張榮發先生,力薦有台灣貝多芬美譽的黃東裕及豎笛演奏家張林峰,認為「他們兩位都比我更有資歷能跟長榮交響樂團合作,但憑良心講,其實我很怕我落選。」

       「可是我心裡認為當這個舞台有更多人參與,會有更大的可能性,所以我沒有辦法接受說我明明不是最好的,只是今天人家選擇了我,我就把這個機會留下來,搞不好總裁現場聽了,結果不喜歡呢?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留下來,我覺得我不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讓更多人被看見,一個願意支持音樂,更願意讓弱勢者有機會站上台的企業,怎麼可以放棄?」結果從九十六年到現在,她每一年都與長榮交響樂團合作演出,「沒有因為推薦別人,而減少自己的機會,我覺得會成為良性循環。」


                                                         (朱萬花與金曲歌王蕭煌奇合開的按一個讚舒壓按摩棧)

重啟按摩事業

        在經營協會的過程中,協會曾幾次發生財務困難,面臨結束的危機,或許正因為她的無私奉獻所致,不少音樂人或社會熱心人士都願意挺身而出,像是歌手蕭煌奇、黃妃、楊培安、陳昇、彭恰恰、無雙樂團等等都曾大力協助舉辦慈善演唱會,張榮發先生亦長期以來不斷幫助協會其他視障音樂人,匯聚了眾人的力量,才能幾次成功扭轉協會將要結束的命運。

        事實上推廣視障藝術十八年來,她同樣面臨著現實生活挑戰,「加上我有五年的時間陪小女兒經歷憂鬱症,憂鬱症患者本身跟她的家人都很煎熬,我當時結合芳療與按摩,成功幫助了女兒克服憂鬱症,我覺得這樣的能力,應該要提供給社會有需求的人」,綜合考量之下,她決定在經營協會的同時,重回按摩業,前年年底便與蕭煌奇共同成立「按一個讚舒壓按摩棧」,憑藉著結合芳療與按摩的獨到手法及好口碑,開業一年便榮獲優良視障按摩院特優獎,她期望接下來能夠進一步開課,讓更多人學習如何照顧自己和家人。

        兼顧協會秘書長與按摩師兩個角色,將會是她另一個挑戰,不過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兩個孩子不僅在店裡幫忙,也主動參與協會事務,積極關心會員的需求,「這對我來講很開心,好像我對這個社會小小的愛,她們可以來傳承與接手。」

結語
        人與人之間是相互支撐著,一件事情從開始到結束,是很難排除其他人的交織影響,更何況是成就一個夢想或目標,除了無比熱情,更需要許多人的參與和支持,朱萬花的視力改善、歌唱夢想、視障藝術表演一般化的理念與按一個讚舒壓按摩棧,便是最好的例證,正因為她深刻感受到人們支持的環繞,哪怕是微小到一句關心,都能溫暖她的心,都讓她不斷感恩,因而無懼挑戰、無視磨難,也因此朱萬花才會說:「一場夢往往只屬於一個人,但一個人卻往往成不了一場夢。」

        朱萬花更鼓勵我們:「真的可以勇敢做夢、追夢,不要浪費生命,而不論是妳的夢想實現,或是當聽到別人夢想,給予支持而看到它實現時,相信妳都會覺得不枉此生!」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www.apad.org.tw
朱萬花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apad1213
按一個讚舒壓按摩棧:www.facebook.com/w0922

GROW:訂閱每週三人物專訪              SHOP:支持發展特殊境遇就業計劃

影片:朱萬花 - 發現妳身邊的幸福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印度創業家閔幼林 勇敢探索未知的自己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洪美鈴 不完美的勇氣
第一位國中女校長王秀雲 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外景小公主謝忻 天生的野孩子
終止現代奴役 捍衛外籍漁工女英雄 李麗華
製片媽媽莊丹琪 從多重身份重新體認自己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  
She Aspire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最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