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spire-Your Life, You Decide ! GROW SHOP
購物車(0)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SheAspire-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幸福特輯 SheAspire人物週刊幸福特輯
張文易 Get On Stage! / SheAspire游青華
2014/08/13 / 瀏覽次數 (16959)

        在On Stage,沒有學不起的表演,也沒有看不懂的表演。
 
        On Stage創辦人張文易說:「藝術,其實離我們不遠,我們缺少的從來都不是美,而是發現。」張文易相信,表演之前,人人平等,只要伸長手臂去觸碰,人人都有機會在舞台上展開臂膀,創造屬於自己的舞台。On Stage的創作表演,總是與社會議題環環相扣,張文易希望透過表演藝術這種另類語言,為社會發聲,用自身細微的漣漪力量,讓人們對社會有更多的醒覺與關心,推動社會上的種種改變。

       作為On Stage的關鍵人物,張文易不管是劇本發想、社會議題選定、舞台畫面呈現或燈光與音樂安排,處處可見其細膩和用心,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年紀輕輕的張文易,並非是表演藝術科班出身,更沒有經過專業創作訓練,純然憑藉著對表演藝術的熱情與對社會的關懷,而勇敢創辦了On Stage表演藝術工作坊



                                                                                                               (熱愛跳舞的張文易)

愛上跳舞的女孩
       在還未深刻認識她之前,曾納悶大學就讀輔大英文的她,為何會「轉職」到表演藝術工作呢?她笑著說:「其實這是回到老本行才對。」

       個性率真自然的她,總是「誠實面對自己想做的事」,像國中時愛上畫畫,她高中就決定讀美術班,而高中偶然加入熱舞社後,她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跳舞,於是又徑自決定成為舞者。原本希望大學能就讀街舞相關科系的她,當時各大學並未設立這樣的系所,她改選擇最擅長的英文科目,甄試進入輔大英語系,選擇英語系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不希望課業影響到跳舞。

        對舞蹈充滿熱忱的她,不僅「自己打工賺錢,付跳舞學費」,積極參與舞蹈訓練,在大一便甄選參加校外舞團,一步一步往舞者的夢想邁進;到大三時,為了更專心舞蹈,她決定休學一年,加入北藝大歌舞劇團演員行列,這使她從跳舞延伸至戲劇,豐富了表演藝術的體驗。「大學畢業後,我跟著舞團一起訓練,從舞團那邊慢慢開始接課當起舞蹈老師,開始接案子表演」,同時繼續不斷四處上課學習,一直走在成為舞者的夢想路上,舞蹈彷彿是她心靈的窗口,使她充滿信心與力量。



                 (張文易帶領On Stage舞蹈班學員排練中,點選此處文字連結可以觀看練習片段

舞者夢碎
       因為知道自己並非舞蹈科班生,在習舞的過程中,總是格外認真拼命,拿自己與科班生比較,「我希望是團裡面跳得最好的,而去不同的教室跳舞,一樣都設定自己要成為班上最強的,所以很多時候會逼迫自己做超過身體可以負荷的練習,甚至知道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仍硬逼自己硬撐、硬做,於是不斷受傷,舊傷加上新傷都沒有好過,越來越嚴重」,甚至無法翻身、轉腰。「我那時候生活是白天教課、表演,晚上看病復健,我還記得看 X光片時,醫生說我膝蓋磨損的程度非常嚴重,任何醫生進來看,都會以為那是四十歲的膝蓋。」可是即便如此,她還是撐著,「想說有暖身、熱敷就會好一點,直到發生一件事情,才讓我意識到我好像真的不能跳舞了。」

       「我印象很深刻,有天去信義華納看電影,在過馬路的時候,腰就突然一陣劇痛,痛到我站在原地不敢走路,後來綠燈變紅燈,車子開始穿梭、按喇叭,大家看怎麼有人站在中間不動,後來是硬耐著,一步一步拖著慢慢走開,是到了這一刻,我才真正意識到,我真的不能再跳舞」,不可能再當舞者了!


                                                                                                           (舞蹈排演中的張文易)

打破意志消沈的三年
       所有的舞蹈教學、表演和練習全部都嘎然停止,頓時失去收入與重心的她,還不知道下一步時,很幸運的在中壢某所私立高中教書的朋友,知道她的狀況,「就叫我去考那邊的英語教師」,後來順利錄取,執教一年後,她決定辭職回臺北準備翻譯研究所考試,「結果隔年沒有考上,但我發現我一點都不難過」,但也只好另外再找工作,跑到了傳統產業做行政業務,當時她覺得「不可能再回到表演領域了」,每每想到如此,心裡總是非常難過。

       失去夢想、意志消沉的她,日復一日茫然地工作著,「我做得非常不快樂,每天睜開眼睛、鬧鐘響了就是不開心,生活好空虛、無趣,甚至低潮到有一次下班回家,在路上想說,如果現在出一場車禍,我就這樣死掉,好像我的人生也沒什麼差。」直到有天,她偶然看到了柬埔寨國際志工服務,她「為了逼自己離職」,脫離痛苦的迴圈生活,立刻繳錢報名,然而這個決定,卻意外將她從谷底拉起。

       跨進一個極端貧困世界的她,所見一切令她十分震撼,「我無法想像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生活,一天收入只有一、兩塊美金」,沒有乾淨水源、電力、廁所,甚至住的地方也只是斷垣破瓦,「我感到自己非常幸運,而這幸運只是因為我生在台灣,我就可以享受所有的社會資源與生活環境,但和他們聊天的過程,我覺得他們非常的知足、樂觀,我們曾問村民快樂是什麼?有位村民回答『只要活著就很快樂!』聽到這答案,我好驚訝!我覺得自己非常浪費我的生命,非常浪費我的幸運,我應該要讓自己的生命不一樣,不能再回去那樣不開心、不滿自己的生活」,她決定要重新追尋表演藝術的夢想,滿足靈魂深處的渴望。


                                (現在張文易每年都會到海外擔任志工,為貧困地區的人們盡一份心力)

創立為社會發聲的On Stage
       「我還沒想到我是不是可以跳舞,會質疑自己做不做的到,但我想到我可以做的事情是成立一個平台」,讓優秀的老師、演員來開設戲劇表演課,並一改劇團普遍動輒幾萬塊的課程費用,用平實親切的價格,讓更多人能體驗表演藝術的美好,這也讓她有機會真正開始學習演戲,而非過去單純的演出;同時她也能斟酌自身身體狀況,漸漸嘗試開辦幾堂舞蹈教學,於是On Stage因此蘊孕而生。

       此外,她規劃讓每位參與On Stage戲劇或舞蹈課程的學員,都有正式演出機會,「因為當妳有一個正式演出的機會,台下觀眾真的是購票來看妳表演的時候,那個激發出來的能量會不同,所以我很堅持課程結束後,要有一個正式呈現,我會去宣傳、找觀眾、找場地、有正式的彩排、演出」,這樣才完整的學習歷程。

       而受到柬埔寨經驗影響,她每次創作呈現,都與社會議題結合,像第一部作品「陳玉蘭」,便是以華光社區被強迫拆遷為主題,喚醒人們對居住正義及家庭的重視,而今年「島上的女人」,則以女性外籍移工、外配的故事為基底,讓人們有機會正視她們的困境與身而為人應有的平等權利。「戲劇承載著我希望可以對這社會造成的改變,它帶給觀眾的是很強烈的共鳴,觀眾可以藉由看表演的過程,對這社會議題有更多的覺察與反思,也可以更同理在這個社會議題中的人,社會對立可以因此少一點」,人與人之間自然能多份溫柔關懷。「我不能說這樣做是幫助社會,但至少是幫我說出我想要讓大家知道的事,這是我覺得我可以做的事情。」


              (張文易重返舞台後創作的第一部戲劇-陳玉蘭,與夥伴賴得芸兩人聯手挑戰長戲)

校長兼撞鐘,從零開始
       過去只是表演者、教學者的她,決定創立On Stage時,除了曾認識一些優秀表演者外,幾乎沒有任何其他資源,更別說有足夠的資金,她僅開了一個粉絲頁來招生,而且「沒有自己的場地,要四處租借,我們十週的課,可能要在四、五個不同地方上課,第一個班學生是以前認識我的人,只有十個學生,而第一次表演呈現時,觀眾只有八個人,真的很糗。」

       最辛苦的是她必須一個人兼顧所有的事情,「我沒辦法只是單純的創作者」,剛開始人數有限,節目不夠時,她需要跟著大家一起演戲,並且要做很多前置工作,諸如「找工作人員、志工、編舞、指揮走位...,換到我的時候,我要自己下去彩排外,同時要注意其他人現在要幹嘛,不斷切換角色任務,這過程是很棒的訓練,但也非常的累。」

       在她不斷努力與堅持下,終於情況漸漸改善,目前有一間固定的小排練室,也有一位同樣熱愛表演藝術的夥伴分攤行政庶務,觀眾也不再是小貓幾隻,雖然壓力仍持續縈繞,工作仍繁重費時,收入也很有限,但她甘之如飴,每次她感到很疲倦時,就會問自己:「現在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她都會從肯定的答案中,找到堅持的力量。



                                                                                              (On Stage 2014春季班學員們)

Get On Stage!勇於登上妳的舞台吧!
      「On Stage可以是很表象的站在舞台上,也可以說是妳找到一個地方、或一件事情是妳可以發揮的,這個就是妳的Stage,如果每個人是在從事她真正有熱情的事,我覺得這很棒的一件事」,這也是當初她取名為On Stage的原因,期望大家可以擁有自己的Stage。「不用害怕自己跟別人走的路不同,我覺得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情是好的,如同我發現我喜歡跳舞,就開始去跳舞。」這不是鼓勵「妳刻意要跟別人不同,或者做相反的事情」,而是「誠實面對妳真正想做的事情。」

       倘若擔心選擇受到親友否定,害怕自己不會成功,害怕這條路不能走,「妳下任何決定的依據居然是恐懼的時候,那就要非常小心,因為這未知恐懼可能會限制妳發現自己的潛力,而且會非常限縮妳未來的發展,那麼妳的人生可能就會好可惜,所謂勇敢並不是不害怕,而是妳帶著恐懼,但是妳仍然選擇要往前走。」

       當然,也有可能在努力登上屬於自己的舞台過程中,遭遇巨大挫折,曾經因受傷而三年意志消沈的她,即是最佳例證,當下「我很不能接受,會以非常負面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情的發生,可是現在我覺得,這個挫敗是我人生轉彎的契機,我才知道原來我多麼喜歡表演藝術,反而讓我不再對這目標有任何的懷疑,我也才知道要怎樣更正確的運用自己的身體」,每一個挫敗發生,其實都隱藏著一份看不見的禮物。


等待綻放的生命花火
       哲學詩人泰格爾:「生如夏花之絢爛,死若秋葉之靜美。」

       也許現在On Stage發展尚未臻至成熟,但張文易與On Stage綻放的生命花火,卻早已是燦爛奪目,感動著人們的靈魂,而張文易所做的,不過是追尋自己的熱情,勇敢登上自己的舞台,其檢視成果的度量絕非是外人的標準,而是她內心的渴望。很難想像繼續做著熱愛表演藝術工作的她,在未來將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感動與精彩,令人深切期盼著。

【請問On Stage張文易】
請點選此連結前往留言提問,張文易將特別回覆頭五位發問讀者喔!(2014.08.17截止)

【相關連結】
On Stage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jisonstage

【One For One-打造善的向上循環】
❤最新活動:http://www.sheaspire.com.tw/p12-teacher.php
❤特殊境遇族群上課情形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670992739686936

影片:張文易-勇氣不是不害怕,而是帶著恐懼往前走

 

旅遊游青華
百吻巴黎楊雅晴 做自己與情慾的主人
「我在旅行」陳胤竹 不可思議的旅途
新與舊的傳承 惹飾設計師蔡沛珍
叛逆迷惘周千 大學八年,走旅全中國
時尚教母馮亞敏 做到、做好、做美
林良恕 泰緬邊境的社會企業家
艾莉絲 相信,勇敢做自己
徐佳馨 有筆有劍有肝膽 亦狂亦俠亦溫文
人物週刊: 工作專題   財富話題   美麗話題   健康專題   幸福特輯   公益特輯  
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由妳決定-最新專欄